月满霜华

一抹优雅,刹那芳华

【熹妃Q传】不做囚鸟(一)——灵犀鸟

首先,文章会有些长,会分几个片段出来。等写完之后我会再发一篇

  1.灵犀鸟

  曾经慕凌辰送我一只灵犀鸟,那只鸟初来乍到的时候和只小毛球一般活奔乱跳,腿上有一个红色的印记。他告诉我说这鸟有一对,一只给我,一只在他那里。只要想他的时候,就告诉灵犀鸟。美其名曰:心有灵犀一点通。小家伙每天飞来飞去,一旦有皇上的消息的时候,就会抖动全身羽毛,变出一封短信。虽然只有只言片语,但是那是总能让我能欣喜不已,时不时得有一些让人看得面红耳热的话能让人浮想联翩。

  渐渐的,灵犀鸟长大了,有时我也会让灵犀鸟飞去和另外一只重聚。不知从何时起,和慕凌辰之间的沟通不似一开始那么多了。

  今天小小的北江问我,为何那么多天没有见到父王。我轻轻搂过她,看着那么小小的她我想起温姐姐的女儿,涵烟。突然有一种同病相怜的悲凉,是不是以后我的北江也会变成他父王巩固江山的筹码去和亲?每每想到这些,就让我冰冷刺骨,夜不能寐。

  我看着安静的灵犀鸟,它已经安静很久了。自从上次不欢而散之后,他已很久不见我。自从那长得和兰湄儿及其相似的慧答应得宠后,更是无瑕来我这里。

  心早已寒透,多年的情分比不上一时的争吵,大腹便便的侍疾永远抵不上那张替身的脸。原以为自己在他心里是不一样的,却发现,自己从来就是和别人一样的。

  我低头苦笑,秋天特别容易伤感,我把鸟儿放开。看着它飞出高墙往养心殿去了,我一路跟着它,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这样,就是想去养心殿看看。或许是给自己找个理由吧。

  到了养心殿,没让人通报,却发现连四喜公公都站在外面,便上去询问。

  “今天谁在里面陪皇上?”

  “禀小主,是慧答应。”四喜公公回答,然后小心得观察我的眼色。

  看着紧闭的房门,和里面时不时传出的笑声,我凄凄一笑,罢了!他是皇上,谁敢苛责皇上,就算是皇后娘娘遇到这样的事,不仅要识大体得告退,说不定还要关照太医院给皇上多备点补品以防亏了身子吧。

  “四喜公公,我的灵犀鸟飞到这里了,我把它抓回来就走。”脸上在笑,其实心里在滴血。只见新人笑,哪闻旧人哭。谁让我的夫君是全天下最不可能专一的人。再多的委屈只能自己忍着,所谓的荣宠只是过眼云烟,如今早点看开也好,免得再有不切实际的幻想徒增悲伤。

  “奴才知道,让月秀姑娘随奴才来,那灵犀鸟应该飞到鸟舍去了。”

  “鸟舍?我还是头一次听说,这得要有多少只灵犀鸟啊?”我假装很好奇得开始套四喜的话。

  “有好十几只呢,皇上每天……”四喜突然住口看着我,自知失言便不再言语。

  “十几只吗?”我笑了笑,让月秀跟着四喜去了。一炷香的时间便带着鸟回来了,后来月秀告诉我,鸟舍里十几只灵犀鸟,每天有专人照看。

  “小主您不知道,那些鸟脚上都标有不同的颜色,红黄蓝绿都有放了一排。对应的颜色还有妃子的名字。只要是皇上喜欢的妃子都有,最得宠的慧答应的鸟不在鸟舍,偷偷问了问管鸟的宫人,她说慧答应的鸟在皇上的书桌前面养着。”月秀口齿伶俐,说起来愤愤不平,但是已经学会不在外面乱说话。

  我手上捧着我的灵犀鸟,看着它说道,“小家伙,见过情郎了吧?”我轻轻摸了摸它的羽毛,小家伙舒服得闭上了眼睛,我松开手,“去吧,小家伙。”小鸟疑惑得看看我,没有立马飞走,轻轻得啄了啄我的掌心,好似在告别,然后拍拍翅膀就又往养心殿飞了。

  “小主!这?”月秀想再去追。

  “不用追了。何苦为了一对不相爱的两个人拆散这无辜的小东西。”我悠悠得说。看着身边的绿瓦红墙,抬头看着成排的大雁,秋天本来就有一丝萧瑟,我站在这皇城之中竟感觉只有彻骨寒和悲。那些昔日的缠绵恩爱已在我心中一点点冷却,不再有期待,也就不再有伤害。

  但为了北江和我另外两个孩子,我下定决心,要比梨园戏子更会逢场作戏,绝不允许和亲的杯具在他们身上上演。在天家,谁不是个演戏的大行家,你方唱罢我登场从未冷场过!从前只是不愿,如今也不得不演了!

  皇宫是座牢笼,囚禁我的牢笼。